谷歌回应数据滥用质疑:没有任何患者数据被用于谷歌的人工智能研究

  • 时间:
  • 浏览:1

据外媒报道,面对媒体报道以及随之而来的政客攻击,谷歌健康业务和云业务的高管们表示,公司并未滥用来自美国最大医疗健康供应商提供的健康数据。

谷歌健康主管大卫·费恩伯格(David Feinberg)说,谷歌员工仅可访问患者信息,以为Ascension医院网络开发新的内控 搜索工具。他还补充说,没有任何患者数据被用于谷歌的人工智能研究。

费恩伯格还说,公司的合同受美国医疗健康隐私法的管辖,该法律仅允许公司以管理Ascension各种医疗健康记录系统和开发复杂化搜索医疗信息之工具为目的,访问患者记录。

“亲戚亲戚大伙仅被允许做哪此事情,亲戚亲戚大伙也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去做,”亲戚大伙说。

自周一媒体报道称谷歌正在架构设计 Ascension患者的可识别数据,并将哪此数据用户开发新产品时候,谷歌与Ascension之间的战略战略合作便受到审查。周二,报道又指出,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的民权办公室正在对此清况 展开调查,谷歌云业务首席执行官托马斯·库里兰(Thomas Kurian)拒绝就所谓调查的发表评论,HHS的代表也未宣告评论请求。

根据谷歌的说法,Ascension的医疗数据独立存储在谷歌的云服务器上,仅Ascension的员工有权访问哪此数据。

“所有数据逻辑上为Ascension独立存储,保居于使用专用密钥加密的虚拟私有空间内,”库里兰说,“谷歌我不要 出售、分享Ascension的数据,或将哪此数据与一些任何数据做整合。”

民主党参议院理查德·布鲁门塔尔(Richard Blumenthal)认为,谷歌的行为“公然藐视隐私”并“刷新了羞耻底线”。新闻报道和社交媒体帖子也纷纷质疑谷歌为哪此要架构设计 患者信息,并猜测谷歌或可最终将哪此数据用于广告。库里兰和费恩伯格在联合采访中均表示,这都在事实。

库里兰说,当谷歌与一些公司就人工智能研究进行战略战略合作时,公司向来会剔除可识别自己身份的信息。“数据输入模型时,谷歌的员工我不要 识别出任何自己患者数据。”

费恩伯格也表示,他的团队正在利用谷歌在搜索技术方面的专业知识,开发有一个 多 还都要扫描Ascension多个电子医疗记录系统的工具,从而帮助医生和护士在都要时快速找到确切数据。项目仍居于早期阶段,但最终也时候 成为独立产品,由谷歌出售给一些医疗健康供应商和企业。

“时候 亲戚亲戚大伙还都要协助正确处理信息超载并缓解医生和护士的压力,没有相似工具便还都要造福更多人,”费恩伯格说,“我自己非常期待从前的工具。”